中年李林

距离我最近一次见李林,是在火币合约上线前谈一笔业务。他的时间安排非常紧凑,我们进办公室之前他刚刚结束一场会议。和六年前我第一次见到的李林不一样,如今的他微胖,语速很快但是声音温和,乍一看是个亲切的中年人。 

火币的百人时光

Bitfinex的运营数据让李林:“激动的久久不能平静,感觉找到了新的目标”。

李林是行业里最勤奋的创始人之一,也是个人形象最好的创始人。清华毕业,连续创业者,经历过周期。火币六年时间一千多个员工,交易额数十亿美元。这已经远远超过他曾经的目标,他刚出来创业的时候赔光了自己的积蓄。

九死一生的创业路,按照结果看他是生还的那一个。

我曾当面问过李林,说火币是不是业内员工最多的一家公司。李林说不是,火币的交易部门只有三四百人,不算多。可如今Bitfinex只有一百多个人,开发人员25人。2017年毛利润3.3亿美元,净利润3.2亿美元,2018年毛利润4.1亿美元,净利润4亿美元。也难怪李林会久久不能平静。

火币也有过百人时光,今天节点资本的杜均,蜂窝矿业胡东海,库神钱包袁大伟当时都是火币的合伙人。这些合伙人给火币打下了相对深厚的基础:大客户文化,激进的市场策略,热血的工作状态,快速反应的公关机制,以及团队内部的兄弟文化。在火币百人时期,杜均主管市场,胡东海负责产品。杜均是一个可以和竞争对手刺刀肉搏的合伙人,风格老辣不徇章法,很适合野生的市场,适合江湖气极重的区块链世界。胡东海的团队战斗力极强,通常他的部门都是最后一个下班,加班也最狠。这个时期的火币是兄弟情谊极其紧密的公司,李林会在年会上会和兄弟们一起掉眼泪。

李林也是我的前老板。进火币的第一天,办公室从颐泉汇搬到嘉华大厦,颐泉汇还有另一个交易所okcoin。在嘉华大厦的三年时间火币从50人到100人再到500人。我第一天的工作是和现在火币英才的张晓媛一起装饰新办公室,晓媛说:“上一家在这里的公司已经上市了,嘉华风水好”。当时的火币还是李林亲自管理多个部门,入职当天李林给我安排的职位是管培生。我对管培生没有任何的概念,李林的解释是:“很多大公司都有管培生制度,在你适应了之后照你的长处安排到合适的岗位”。没多久我就被分配到杜均手下打天下。三年后,这间嘉华大厦的办公室已经容纳不下快五百个人的火币。

在火币的几年时间我跟李林直接打交道的机会不多,只能从制度和企业文化感知创始人的风格。火币早期是单休,团建的时候大家会一起喊口号,也有教官做一些游戏让队员痛哭流涕,周末会有讲师来公司培训团队文化。总的来说,早期火币是一个战斗力爆表的小团队。如果保持到现在,不会输给Bitfinex。

孤独的创始人

有很多人按照今天的火币来解读李林,说他专制且专权。其实可以理解,因为火币去年有太多的管理负面,而且很多人也是去年才开始认识李林。但是专制这个推断比较可笑,2018年空降到火币的高管可能是过去几年的十多倍,李林绝对是个敢用人敢放权的创始人。在此之前,他退居幕后把公司交给了他的大学同学打理。

李林的蛰伏期是朱嘉伟在管理公司,这个阶段我们不好去揣测李林的境遇。如果不是撞上了人生某个难解的课题,我相信他不会轻易的退出。李林曾在媒体面前坦承公司在扩张到三百多个人的时候他感到非常焦虑。这种焦虑能解决的途径只有一种,通过自身打破牢笼。虽然成年人的内核本来就是孤独,但是焦虑和不被理解,又会加深这种孤独。

蛰伏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再见李林是在一个老朋友的婚宴上,他拿出珍藏的酒给大家分享。这个阶段李林的重点是跟自己和解。

千人火币的盖吉思之戒

2018年,行业的火爆推动火币迅速扩张到了一千人以上。这个时期李林重新回归,把火币打造成了火币集团,包含火币全球站、火币中国、火币韩国站、火币日本站、火币钱包、火币律林、火币矿池、火币资本、火币资讯等多个业务。

这是新火币和旧火币的分水岭:合伙人基本离开,新高管全部空降。李林面对着更大的压力,压力来自内部,也来自外部。和某些出走海外无视国内监管的交易所不同,从建立之初火币就和政府走的很近。如今甚至把总部迁到了海南。海南是一个经济特区,在地缘和经济上都有战略意义。火币和当地政府联系密切,以高姿态去欢迎政府的监管,并且把交易业务彻底从中国公司剥离。

重新执掌火币的李林招揽来了很多人才,从跨国公司到传统劳动密集型企业。大量空降的管理人员加剧了内部斗争。而且去年的行情彻底暴露了人性的贪婪,诱惑够大,也没有监管。

《理想国》里描述了一个叫盖吉斯的牧羊人,有一次牧羊的时候发现了一枚天降的戒指。他戴上之后发现自己可以随意隐身而不被发现。凭借这枚戒指,盖吉斯最终杀死了国王。火币的高管们也有这样的一枚戒指,在利益面前,人性根本经不起考验。李林和徐明星都说自己低估了“人性”,这种没有监管的权利在每个交易所都存在,并不是火币的特例。

代表事件是hadax。这一年,火币所有的负面都来自管理和hadax,品一品当时媒体报道的标题就知道火币的舆论形象:《火币黑幕:5大项目方忍无可忍集体曝光,火币hadax无底线砸盘收割项目方》、《火币反腐内战,胜算几何》、《火币无端解雇员工?李林深夜辟谣》、《推到重来后的火币困局》等等。李林一直强调制度和文化建设,归根结底,还是人身上出了问题。

唐太宗治国讲民本,明太祖用峻刑。不同的背景用不同的手段。乱世用重典,李林和朱元璋一样恨贪。宋太祖手段很直接,先枭首,再剥皮实草以示众。现代的管理制度没有那么血淋淋但是依旧铁腕,李林把hadax全部推倒重来,对内部腐败零容忍。重拳整治加上行业进入了周期的底部,当初洪流冲进来的高管多数离职,留下来的都是适应李林管理风格和公司制度文化的。火币等于是浴火重生了一次。

清醒的创始人

李林在2018火币年会的时候发出了这样两段话:

“管理严重落后于业务。事实上不管我们是否承认,我们已经成为了全球区块链行业业务范围最广、团队地域分布最广、业务类型最多、管理复杂度最大的企业(没有之一)。而我们管理团队在管理经验和能力上差距甚大,快速发展和变化的行业和业务与我们落后的管理能力之间的矛盾,将会成为未来火币的主要矛盾之一。因为管理没跟上,制度的缺失、机构的臃肿、组织的冗余、流程的低效,不仅带来了业务执行的低效,还带来了腐败和官僚,严重影响了团队的执行力以及公司的运营效率。我们当前的管理效率、人效比,远低于互联网、金融科技行业平均水平。

文化的稀释及异化。在公司业务快速发展过程中,新的火伴不断加入团队,带来了各自的文化,不断冲淡和稀释原火币的文化。18年初的400余人到年底的1300余人,80%的员工入职不到一年,团队缺乏融合,公司文化缺乏传承。“正直严谨、开放合作、创新进取”慢慢成了写在墙上的标语,“直接沟通”变成了“人人背后说他人”等等,团队文化在不断稀释甚至异化。更有甚者,近期集团推行事业部独立财务核算,各事业部为了自身的短期业绩,业务执行中出现了严重背离火币文化及价值观的行为。以上种种,其结果对内伤害团队,对外损害公司品牌与信誉。”

这是一个相当清醒的创始人,不管是对企业本身的认知还是对行业的认知。有位火币离职的管理人员对他的评价是:“农民企业家”,尽管这可能带着某种负面情绪,批评李林不够激进和开放,但这个评价同样可以解读为:务实,肯干。我更愿意用“中年企业家”来形容李林,不仅务实肯干,而且沉稳。

在如今豪杰纷争的交易市场,没有谁能保证笑到最后,区块链没有永远的霸主。李林的新目标,应该不止3亿usd净利。

最后,附赠一张网友P图(最后一句是PS)。

作者介绍


张力

LinkVC合伙人

前F2pool鱼池CMO

原火币商务负责人

本文来源: momoshui 文章作者: 佚名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