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D总经理赵晨:开源代码在于“开”| 金色财经独家专访

背靠开发者社区,NEO已经从“中国以太坊”走向世界。

NEO项目的社区遍布全球,这不是一句夸张的话。作为一家老牌公链,NEO诞生于2014年,如今走过了4个年头。在NEO的Discord里,开发者分散在世界各地。2019年开春之际,NEO在美国西雅图开设了新办公室,全球化布局进一步加快。

开源社区:激进到极致的透明 

“其实不是我们选择全球化,应该说是大家选择了我们,这样一个状态。”

对于NEO社区的全球化,Neo Global Development(NGD)总经理赵晨这么向解释。

Neo Global Development(NGD)总经理赵晨

车库文化在美国是一种很流行的文化,很多人把它比喻为车主的“秘密花园”,和理想有关的心思在这里自由发酵。由此诞生了诸如苹果、惠普、Youtube这样的大公司。

赵晨将开发者们向NEO聚集类比成“车库文化”。在欧美地区,有着深厚的开源软件历史,人们电脑的操作系统,不一定是windows、mac,更有可能是Linux、 Ubuntu。NEO开源社区同样没有系统地流水线般的操作,更像开放式,放到台子上,让所有看到的、有想法的人都可以去改变。

“NEO,最愿意看到的情况是把一套开源的代码,让世界各国、各种语言的人有参与感地加入。”赵晨称。

对于如何让这些参与的人活跃起来,赵晨提出,社区成员的积极性取决于两点。首先是平等参与机会,对所有的开发者来说非常重要。在科技公司里,这也被证明了是很有效的软件开发形势。另外就是开源社区本身,实现了激进到极致的透明理想。这点可以类比世界上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基金的管理方式,当需要进行资产评定时,团队里所有的投资经理不会得到任何内部消息,大家对工作项目和资产的打分和评级,是在公开信息、各自价值判断的基础上进行的,全流程透明。

“因为开源的本质赋予了大家这个能力,所有的事情都能够适时的被看到和观察到。开发者们的状态,和市场没有关系。”赵晨说。

那么对于社区成员的积极性如何量化?赵晨表示NEO并没有特定量化的数据统计。在NEO社区里能看到GitHub开源代码协议上的留言,程序员在这上面有建设性的对抗,即在技术层面互相评价、PK、挑战。他还表示,“这些就是武林高手过招,大家每天的练习,看上去是在对抗,其实是在过招,是一种自我修炼、对核心代码的修炼,也是对我们整个社区的培养。我们会鼓励更多程序员构建更多的工具。现在这些工具远没有达到产业链的程度,需求还很大。”

而NEO社区里的开发者也没有浪费这样的空间,赵晨提到,当前有很多国际开发者主动选择到NEO发声和做贡献。“在我看来,大家都很积极活跃,基本上保持着技术开发和讨维护里边所说的绝对日活状态,每天上面都有无数的讨论,对代码和产品更新维护。”

在社区自治上,NEO就显得更加开放和自由,互相激励、持续沟通是基本的原则。说到这里的时候,赵晨举了个例子。NEO在进行比较深入的教程和教材的设计制作时,需要邀请到每个区域不同语种的开发者提供建议。七大洲的各个国家,都要建立沟通渠道。电话、邮件、聊天软件就成了当前最有效的方式。“我们还是在建立沟通机制的过程中,现在并没有特别固定的一种宣传和沟通渠道。”他补充道。

回应那些质疑 

尽管NEO一直给予开发者非常大发挥空间,但DAPP发展缓慢,俨然成为了行业的共识。无论是困局重重的以太坊,还是风头十足的波场,都在试图通过更多方式刺激DAPP开发者的神经。

NEO显然感受到了市场的紧张。据赵晨介绍,NEO在市场上一直有着推广和宣传,同时也会支持开发者社区的推广,举办各类开发学习课程和编程竞赛等等。资金支持方面,根据项目质量来决定是否发放奖励。NEO倾向于提供更多支持给与核心协议有关的项目,以及能够对NEO自身或对区块链行业产生推动作用的项目。比如layer2扩容方案,优先级就会靠前。他指出:“我们并没有对生态里面所有的项目一视同仁地补贴。每个项目都是独立运行。”

除了DAPP的发展外,NEO这样已经诞生了4年之久的老牌公链,还深受着中心化的质疑。

“中心化无非就是几个方面。社区资金运营角度,有很多社区在主动参与各种方面的建设,这点我相信大家都能感受到我们没有中心化。然后在财务方面,NEO Foundation会定时对社区进行公示。”赵晨指明在这两点上NEO并非中心化。 

关于最受质疑的技术层面,他认为投票机制是开放的系统。虽然目前节点的选举取决于投票人数和票数,Token持有者可以利用一些方法集中力量,引起中心化节点顾虑。但随着区块链网络的健康成长,Token持有者会把关注点转移到网络本身,关心协议发展。其次是时间的推移, Token逐渐分散,节点的得票也因此被分散。“时间是非常好的要素。一旦时间改变了,大家就会发现状态就会发生调整。这是我对中心化的一些看法。”

为什么是西雅图

“我们这一次开发者大会,希望有更多的开发者,即使是没有从事软件开发的,但是也欢迎大家多关注我们的开发者社区,关注内容。”赵晨如是说。

也许在很多人印象里,因为《北京爱上西雅图》这样一部电影,西雅图有着浪漫的气息。然而不被大众所熟知的是,西雅图还是一座工业城市。亚马逊、Google、微软、波音等大量的科技和工业制造公司、工程师集合在这座城市,这里就像是技术极客的天堂。

而这,也是NEO选中它的原因。“西雅图也就几百万人口,但是它的开发者技术文化却非常浓厚。”赵晨说,NEO希望接触到更多的工程师和开发者。

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西雅图新办公室的负责人有多年的微软软件开发管理经验。在开发的历史舞台时,微软有着丰富的可学习经验。为了扩大开发者社区并使其业务多样化,NGD一直在努力接近这样有浓重工程师文化的区域。

“应该就像微软编程软件中的F5功能,按一下F5键之后,它会告诉你,程序代码里面有一些地方通过了,有些没通过卡住了,它会给你提示。其实就是开发者的体验过程,我们希望能够做得更好,对开发者的工具、体验能够做得更好。”在采访的最后,赵晨很坚定的说道。 

据悉,NEO的下一站已选好城市。NEO GameCon 将于3月份在日本东京举办,合作伙伴包括日本及国内知名游戏厂商SEGA(世嘉)、网易游戏、新浪游戏等。这是个每一帧都能当成动漫场景的城市,在哪里,NEO的故事又会怎么书写?让我们期待着。

本文来源: momoshui 文章作者: 佚名
    下一篇

孙宇晨在最近参与币安Telegram社群互动问答活动中,首度透露波场正在开发一款结合BTT的社交媒体工具,通过该工具,内容生产者不仅可以自行分发内容赚取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