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神支持以太坊引入Staking:是蛰伏的蓝海 还是瞬间的爆红

从跨链明星项目Cosmos主网上线开始,有关POS机制下的商业模式staking就成为了圈内的高频词汇。

在大多数人看来,这个蛰伏多年又骤然爆红的商业模式,拥有着极大的商业潜质,甚至有可能开启挖矿2.0时代。

现如今,有关staking的热度仍居高不下。而此间极有可能成为最大受益者的以太坊,显然也要开始为自己接下来要转向POS的目标,在staking上做准备了。

V神的建议

众所周知,在PoS(Proof of Stake)的共识机制下,节点需要负责打包交易信息、维护网络运行、参与社区治理,而这个过程就是Stake(质押)。

作为奖励,节点可以获得系统增发的代币,这种收益的方式就是Staking,其本质是因行使权力而获得权益奖励。

因节点的职责与PoW中的矿工相似,所以节点Stake的过程也被类比称为“挖矿”,Staking就相当于是挖矿奖励。更直白的说,就是“锁仓挖矿”。

与以POW为代表的比特币的通缩机制不同,一般而言,POS的共识项目都选择了通胀(通常称为非稀释性通胀)作为代币经济的模型,简单来讲也就是增发,而这也是Staking收益的根本来源。

近日,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在Github上发帖称,提议以太坊在部署PoS后使用更高的Staking奖励指标。

V神的提议列出了基于Staking的ETH数量的不同,预计相应的回报率(收益率)的最大值也不同。

可以看到,在V神的建议中,随着以太坊stake的EHT数量增多,每年增发的ETH数量也相应增多,验证者的最大收益率就会随之减少。

总体而言,此次修改后,验证者的收益率区间为【18.1%-1.56%】。

V神的提案引起了社区的广泛响应,其中支持者声音居多。

毕竟,与此前以太坊假设的Staking收益率相比,此次ETH的增发率增高,收益率也随之上涨了1倍多(之前的收益区间为【0.77%-0.08%】)。这还是在不包括交易费用的基础上。

不仅如此,与BlockFi等放贷平台ETH 6.2%的存款年利率相比(defi去中心化金融机制),Staking的吸引力也大大提高。

值得注意的是,V神提议的增发量数字是最大值,在验证者离线、验证者被惩罚、gas被销毁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实际增发量可能会大大降低。

目前的资本与意义

不可否认的是,在以明星级项目为爆点的前提下,加上各大机构的布局和以太坊的转型,在不少人眼里,拥有着超高激励机制的Staking,已经成为了新的蓝海。

据了解,目前,已有超过80个PoS机制的项目参与到Staking经济中,平均有40%的token供应已被委派或参与其中,总金额合计超过40亿美元。其中EOS有47%(价值1.81亿美元)的token参与到Staking池中。

包括最近广受追捧的跨链项目 Cosmos,根据hubble浏览器显示,Cosmos前期的100个节点限制名额不仅已满,而且其代币质押率已经达到50%。验证节点的数量将在十年内达到最多300个,还可以投票增加,其整体token所质押的部分已超过3亿美元。

而据此前数链评级统计,在4月1日,市场总市值为1453亿美元的情况下,用于Staking被锁定的通证价值(TotalValue Locked in Staking)仅约50亿美元,占比不足3.50%。

其中,锁定价值最大的是EOS,为20.77亿美元,其次为Dash为5.78亿美元,Tezos为5.73亿美元、Cosmos为4.26亿美元、NEM为2.19亿美元。Staking服务才刚刚开启,后续上升空间巨大。

截至目前,国内结合PoS生态在Staking服务布局的有火币矿池、Cobo钱包、Tezos的国内节点Wetez和万向系的Hashquark等。

可以看到的是,与POW的激励机制相比,POS最大的改变就是以Staking代替了算力,用Stake参与的代币权重代替了POW中的算力权重,减少了能源消耗问题。

不仅如此,就目前来看,在整体市值中,Staking只有3%的参与度,还处于萌芽阶段,其发展前景非常广阔。

而且,线性资本投资副总裁金异开还认为,以比特币为首的PoW模式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货币的储存价值,但要让数字货币在一定程度上成为货币,还是要实现它的流通价值,目前看来PoS加通胀是比较好的实现路径。不管是在传统金融还是数字货币的创新金融领域,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都是趋势,Staking在一定成程度上就代表了这样的趋势。

存在风险

俗话说,铁打的比特币流水的交易所。这句话相较于比特币和其他山寨币同样适用,而这也足以证明了POW的优异。相比之下,POS还有诸多不足。

首先,与POW相比,Staking激励机制的出现,无疑大大增大了中心化的风险。

众所周知,节点的出现,意味着权力往往会往头部聚集。虽然POS摒弃了DPoS超级节点的方式,鼓励人人都有投票权。但是,在初期参与者热情较低、参与门槛较高的情况下,持币者只能通过委托给专业服务团队进行Staking操作,而这些第三方机构,正是现如今几大矿池的缩影。

而且,与POW矿工的挖矿风险相比,POS的挖矿风险也远远高于POW。

要知道,为了惩罚恶意节点,POS实行了严苛的惩罚机制(slash惩罚),即一旦出现操作失误,不仅奖励会丢失,就连自己的抵押金也会被扣除。(这也与门槛有关)

不仅如此,为了避免出块节点作恶,多数采用PoS共识的项目都会有锁定期。即当持币人的代币参与staking之后,如果决定不再参与staking,比如想到二级市场卖出时,需要经过一段时间才能解锁自由流动(一般都在20天以上)。

而这一缓冲的过程,用户不能及时操作自己的资产,如果遇到自身急用、高价出售等问题,其遭受的损失可能将远远大于Staking年利率。

而且,从V神的提案不难看出,随着参与人数的增多,质押的代币也会逐渐增多,与此同时,质押人的收益率将会越来越小。

除此之外,币价下跌、平台风险等问题也是Staking要考虑的必要因素。要知道,就算你拿到了50%的年收益率,但币价跌了90%,如此一来,也是得不偿失。

可以看到,在发展之初,POS必将会先以较高的激励机制、年利率吸引用户,但其中的风险也不容忽视。

了解了Staking机制后,记者还将结合具体事例,继续为大家讲述Staking的发展历程。

作者:共享财经Neo    责任编辑:Alian

(本文系共享财经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

本文来源: momoshui 文章作者: 佚名
    下一篇

开源《读懂区块链PoS共识》,第二章:PoS发展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