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理98家新三板公司年报 发现企业布局区块链6大特点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从2018年1月至3月,至少有19家公司发布的公告中涉及区块链。如果将时间拉长,从2016年3月至2018年3月,这个数字有98家之多。

经过3年的时间的积累,这些公司们在区块链业务上进展如何?趁着年报收官之际,巴比特对这些公司做了一遍全方位扫描,通过检索年报中“区块链”关键词出现的数量,一窥各家企业在区块链技术和应用上的推进情况。

在统计中,我们发现: 

1)29家公司已经终止股权转让,已停止披露2018年报。

2)3家公司因公司无力支付年度审计费或与会计师事务所沟通相关细节等原因导致2018 年年度报告尚未编制完成,无法按时披露年报。 

3)2家公司公告延期至4月28日发布,目前均已“失约”。

剔除上述34家,还有64家。

在这64家中,情况如下: 

1)有30家在2018年报中提及或进一步布局区块链技术,相比2017年报中的41家,数量上少了11家。 

2)这30家中,有25家是连续两年在年报中提及区块链的,有6家是首度在年报中提及区块链。 

3)2017年报中41家提及区块链的公司,有16家在2018年报不再提及区块链。

下面,我们就按照①连续两年提及区块链;②首度提及区块链;③不再提及区块链,这三个角度展开。

连续两年提及区块链:25家

这25家公司分别是:太一云、聚链集团、极限网络、紫云股份、现在股份、巨灵信息、甲骨文、优炫软件、山大地纬、汇元科技、互联在线、丰瑞祥、中科软、融信通、唐人科技、腾瑞明、用友金融、华大天元、毅航互联、利丰智能、星立方、高立开元、昊链科技、弘桥智谷、锐迅股份。

如上图统计数据,巴比特发现,太一云连续两年在财报中提及区块链,是2018年报中提及“区块链”最多的一家公司,总数高达134次,是第二名和第三名的总和。

如此高调宣传区块链,落地成果如何呢?

据太一云年报披露,太一云研发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太一可信区块链架构和应用体系,包括:太一超导网络、太一智能合约、太一共识机制、太一安全机制、可信认证、太一金融基础设施等。这些技术已应用于版权、食品、交通运输、供应链、医养、公益、身份识别、旅游、能源、政务、游戏行业等领域。

太一云的销售收入主要来自区块链技术开发、应用、服务收入、技术咨询收入、技术授权收入。2018年的营业收入为3521.56万元,同比增长6.90%。然而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288.02万元,同比减少75.19%。

事实上,太一云作为国内较早布局区块链的新三板公司,邓迪在2016年5月接手之后就逐步将区块链作为主营业务。历年年报显示,太一云2016-2018年来自区块链技术收入占据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是:46.06%、50.11%、94.81%。

可以说,太一云目前是新三板最纯正的区块链概念股。然而3年下来,营收几乎原地踏步,净利润一路下滑。

(太一云近3年营收和利润情况)

其他企业进展如何呢?

巴比特逐一查阅了剩余24家公司的财报,简要如下:

聚链集团:这原本是一家做应用交付的企业,2016年2月被李林买下,更名为财猫网络。2017年年底,张寿松通过二级市场收购,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也正是在这一年,区块链首度出现在公司年报中,并计划在区块链领域开展技术咨询、培训服务等相关业务。

2018年,聚链集团完成180度的战略转型,完全从应用交付领域退出,all in区块链,从事区块链行业研究和应用探索、区块链技术开发、区块链产业孵化和区块链企业服务等相关业务。依托区块链业务,聚链集团2018年获得的营收是96.6万元,占据公司营业收入的100%。

聚链集团近3年营收和利润情况

极限网络:该公司原来的主营业务是互联网广告营销,在2017年报中,区块链首次被写进年报中。

极限网络当时信心满满,表示:

“公司未来将区块链技术结合现有精准营销技术资源和力量,在数据存储、分析、安全、流通和开放共享等多方面进行探索。”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2018年极限元的主营业务变更为软件开发,意味着其2017年立下的“区块链+精准营销”的flag成为一句空话。

好在极限网络并未放弃区块链,2018年报中给了区块链相当多的位置。

然而,巴比特发现,极限网络拥抱区块链的姿势有点问题。

极限网络2018年6月29日发布公告称,与信物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物互联)签订《区块链生态战略合作协议》,表示双方将共同寻找适合在TTT主链上开发的应用等。

信物互联,可能大家听起来比较陌生,这原本是一家做联盟链的正经公司。但要是说TrustNote,币圈的人,想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2018年8月发生在币圈的“创始人直播跑路”事件,就发生在这个项目身上,币圈一片哗然。

TrustNote是由信物互联在2017年底发起的ICO项目,号称是全球首个支持挖矿的DAG公有链,项目代币简称TTT。

能与如此奇葩公司合作,极限网络的眼光不可谓不独到。

对外,遇到一位不靠谱合作伙伴。对内,极限网络在区块链技术上的投入也没有宣传得那么大。

巴比特从年报查到,极限网络2018年度在技术投入上的支出是81.19万元,占当期营收的2.44%,而2017年度的研发支出是593.27万元,占当期营收的4.39%。研发人员从2017年的24人锐减到2018年的7人。

我们来算一笔账,7个人对应81.19万元,平均每位技术技术人员的年薪是11.59万元。

实际上并没有这么多,巴比特进一步查阅财报发现,极限网络支付给研发人员的工资是73.22万元。这意味着每位员工每月领的薪水只有8716.67元。

而且,这些员工的办公地是在全国的金融中心之一的上海。

按照此价格推算,前两年区块链人才高薪难求的情况,已成明日黄花。

或者可以说:国外有特斯拉员工“用爱造车”,国内有极限网络“用爱造区块链”。

这7个人研发了什么呢?年报中也有提及,分别是:基于区块链的基金份额存证管理系统、分布式交易核心撮合系统、互联网广告大数据中心应用开发、API 接口安全系统软件、区块链安全系统软件。

上述5个研发项目中有3个是涉及区块链的,但全都是和代币的交易、保管相关,对实体产业看不出有何裨益。

年报还进一步指出,公司已经形成了区块链存证系统、区块链存证交易系统、基于区块链的换汇系统、区块链慈善项目管理系统等一系列自主研发的产品。

产品卖得如何呢?年报没有讲,逐年下滑的业绩却是事实。

极限网络近3年营收和利润情况

紫云股份:这家企业原本是一家SaaS服务商,2017年开始将区块链技术作为战略转型的一个新方向。

据年报披露,紫云股份在原有产品的基础上,基于区块链技术以食品药品追溯为切入点重构了食品药品营销服务体系。主要产品如下:

年报显示,紫云股份在食品、药品追溯方向已主导建立了食品药品行业区块链联盟,在智慧物流、食品药品安全追溯等方向已开始产生经营收益。

紫云股份并未透露来自区块链技术的具体收入,只是表示新业务尚处于发展初期,虽已开始产生营业收入,但规模还不大。

紫云股份近3年营收和利润情况

现在股份:该公司的主营业务是金融支付软件产品的技术开发及服务。2017年2月,现在支付斥资600万元投资秘猿科技,正式进军区块链,并着手研发区块链系统。

年报显示,从2017年至2018年,现在股份投入到区块链系统研发的成本已经超过600万元,但是资本化为0。这很可能表示,在区块链上的技术投入并未转化为实际效益。此外,现在股份研发的区块链产品还有:区块链小密送APP、区块链贸易金融平台,二者研发费用合计超过228万元。

此外,现在股份还提交了11项区块链相关的发明专利申请,同时还加入了中国可信区块链联盟、以太坊企业联盟,以真金白银和实际行动推动区块链技术研究和行业应用落地。

现在股份的财务指标与之前几家相比明显好看很多,即使2018年营收同比下滑,但研发支出占营收的比例还是上升的。

现在股份近3年营收和利润情况

巨灵信息:该公司主要从事企业信息化应用软件的研发、销售和技术服务。2017年报开始首次提及区块链,主营业务中也增加了提供区块链技术的推广与应用。

2017年8月,巨灵信息研发的《十二生肖》开始资本化,这是一款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宠物放置类游戏,利用区块链技术在游戏场景中植入艺术家的原创作品,用户在娱乐的同时可以欣赏到知名艺术家的作品并能够通过游戏平台购买到艺术家的原创作品。

目前,这款区块链游戏研发完毕,前后总投入439万元。而2017-2018年间,巨灵信息在研发上总支出670余万元,60%用在了这款游戏开发上。

在2017年报中,巨灵信息对这款区块链游戏抱有重大信心,表示:

“随着公司研发的《十二生肖》区块链游戏的上线运行,公司收入结构与商业模式也将发生积极的变化。”

然而,巴比特查阅年报发现,巨灵信息2017年的营收中96.77%来自技术服务费,而到了2018年技术服务费下降为59.82%,硬件销售从2017年的0陡升至2018年的39.98%。

至于该硬件销售是否涉及区块链技术,年报中并未透露。

巨灵信息近3年营收和利润情况

甲骨文:值得注意的是此处的甲骨文是浙江甲骨文超级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而非我们平常听到的以数据库见长的全球知名软件公司甲骨文(Oracle)。这是一家提供防伪溯源系统集成、软件产品开发、销售及服务的公司,2017年开始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原有业务。

据年报显示,基于区块链,甲骨文提供的产品有:JGW 超级农业大脑云平台、“超级码Pass 开放平台”。

JGW 超级农业大脑云平台以区块链全流程追溯体系为核心,应用云计算、人工智能、移动物联网、大数据等技术实现将农产品从田间到餐桌,从生产端到消费端实现全流程数字化与智能化管理。

“超级码Pass 开放平台”以一物一码数字化防伪溯源营销应用为核心,综合运用区块链、物联网等技术为品牌企业打造产品智能包装体系,助力品牌保护、数字化转型与精准营销。

甲骨文特别看重专利能力,在年报中写道,“是国内少数拥有自主专利知识产权及大数据系统研发应用能力的区块链防伪品控溯源物联网科技企业”。

然而,巴比特从年报中并未看到其对专利数的披露,巴比特又从专利数据搜索引擎SooPat搜索甲骨文的专利情况,发现只有“一种基于随机明暗码关联查验的防伪方法”这一项专利获得发明授权,从摘要中看不出是否利用了区块链技术。

甲骨文的真实区块链技术能力如何,仍需进一步观察,但至少它的财务数据看起来还不错。

甲骨文近3年营收和利润情况

据甲骨文官网宣传,甲骨文是阿里巴巴“满天星计划”最早的战略级合作伙伴,同时还是京东集团、苏宁易购、酒仙网、云农场、亚马逊、中国电子商务协会、东盟跨境电商平台等国内外主流电商服务平台唯一或核心级的合作伙伴。

依托流量巨大的电商场景,甲骨文的销售数据自然不会差。

稳健的财务数据和商用的区块链技术,使得甲骨文受到上市公司的青睐。

4月29日,A股上市公司美盈森发布公告,拟以3040万元认购甲骨文超级码非公开发行的111.1111万股股份,占其发行后总股本的10%。据此测算,甲骨文的估值约3亿元。

优炫软件:该公司的主营业务为数据安全及数据库软件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及服务,同时也为有需求的客户提供信息安全整体解决方案。

优炫软件早在2016年财报中就提及区块链,公司专门组建了区块链事业部,在共识算法和加密算法这两大核心技术上开展研究。

此后1年,优炫软件在区块链上处于“静默”状态,无最新进展披露。直到2018年财报发布,我们得以从中看到其在区块链技术上的推进成果。

年报显示优炫软件在2018财年投入283余万元用于研发区块链平台,该研究经初步验收通过。

同期,优炫软件研发总支出1.06亿元,这意味着其在区块链上的投入不足3%。 显然,优炫软件在区块链上的投入看起来更像是试探性的。

优炫软件近3年营收和利润情况

山大地纬:该公司从事计算机软件研发、应用、运营和维护服务,近3年业绩良好。

关于该公司在区块链研发和应用的公开报道不多,3月30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第一批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公告,山大地纬旗下的大纬链、大纬链公共服务平台、大纬链数字证照公共服务平台3项区块链信息服务通过备案。

在落地应用方面,据了解,大纬链在济南高新区智能政务系统中实现了证明材料的上链和跨部门传递,并于2018年9月成功发出了国内首张区块链营业执照。

在区块链技术研发投入上,巴比特从财报中发现,山大地纬近两年在基于区块链的“互联网+社会保障”智慧可信服务平台及产业化应用(泰山产业领军人才—肖宗水)累计投入395.53万元,在自主可控的许可区块链支撑平台研发及其应用示范上的累计投入99.01万元;在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互联网+社会保障”智慧可信服务平台及产业化应用累计投入73.12万元。

以上总投入560余万元,而山大地纬近两年的研发总支出1.21亿元,区块链投入占比依旧很小。

山大地纬并未列出上述项目具体商业转化成果是多少,但近两年从支付获得的补助已有330万元。

山大地纬近3年营收和利润情况

这24家中剩余的15家关于区块链的信息量较少,要点如下:

汇元科技:公司表示将利用区块链等创新科技应用为 B 端商家赋能,完成“支付+金融科技”业务布局,切实服务于实体经济。在区块链技术和产品研发上,汇元科技已完成的项目有:区块链存证系统 V1.0、数字资产托管钱包 iOS 系统V1.0、数字资产星球营销系统V1.0、Fabric区块链智能合约系统V1.0、数字资产托管钱包 Android系统 V1.0、数字资产商户收银系统V1.0。

互联在线:2018年开始,互联在线增加了区块链业务,与超算数据中心合作,并面向市场销售租赁超算设备。目前已与多家海外矿场取得合作,聚合海外优良的电费资源和政策资源。

丰瑞祥:2018年5月,丰瑞祥专门成立了一家子公司,用于研发以区块链技术为核心的信息安全识别、防伪追踪等更高级别的反洗钱系统和征信系统、钱包系统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由于公司处于布局阶段,全年亏损 65.18万元。

中科软:公司与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合作开展精准计算相关功能研发以及区块链许可链平台研发项目。

融信通:年报没有披露实质性的内容,只是提到“在大数据与区块链技术应用加大研发投入”。

唐人科技:2017年报中,区块链在唐人科技出现了24次。彼时,唐人科技非常看好区块链+智慧文化(文化版权、物权数字化+新零售),并将区块链技术用于以新附加值的商品贸易的跨B端及线上线下融合的应用场景,实现分布式记账和利益的合理分配。而到了2018年财报,唐人科技只提到2次区块链,未说明在区块链研发上的最新进展。

腾瑞明:报告期内,公司以积分为核心构建了以积分和电子券为基础的平台架构,同时加大区块链技术的储备,积极研究区块链技术在积分场景中的应用。

用友金融:在分布式互联网架构的基础上,融合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移动互联网、区块链等 Fintech 技术,打造的新一代金融商业平台。

华大天元:大同区块链技术有限公司、北京大同区块链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与实际控制人关系密切。

昊链科技:公司未来将区块链技术结合现有单证、技术资源和力量,在数据存储、分析、安全、流通和开放共享等多方面进行探索。

毅航互联、利丰智能、高立开元、弘桥智谷、锐迅股份:无实质内容。

首度提及区块链:6家

首度在年报中提及区块链6家公司分别是:恒通云、天演维真、ST信隆行、品聚网络、高达软件、多美股份。

恒通云:该公司主营业务为专业为行业用户提供以虚拟化为中心的云计算基础建设服务及虚拟化数据安全规划与建设服务。年报中和区块链有关的是,提到了公司法人的关联公司——北京区块链金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由恒通云法人代表孔剑平100%控股。

孔剑平,因在2015年成功投资嘉楠耘智而广为人知。2017年8月,原董事长徐军华因个人原因辞去恒通云董事长职务,孔剑平被选为公司董事长。

孔剑平入主恒通云的速度很快,据恒通云公告,在2017年5月8日之前,孔剑平只持有公司2%股份,此后通过公开转让和新股认购的形式在2017年10月将跟人股份增持至36.83%,并联合币圈另一位传奇人物森林人(孙奇锋)将恒通云收购。

圈内大佬对新三板是有“情愫”的,早在2016年, 币圈“三剑客”元宝网创始人邓迪、火币网创始人李林、OKCoin创始人徐明星就分别收购了新三板公司。

但是这些公司被收购后,大佬的影响力能否转化为公司经营能力,还有待观察。

三家公司营收数据

三家公司净利润数据

注:邓迪入主太一云的时间是2016年5月,李林入主聚链集团的时间是2016年2月,徐明星入主华证联的时间是2016年12月。

恒通云近3年营收和利润情况

天演维真:利用公司在农食安全领域积累的技术优势,开展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大闸蟹防伪溯源平台。

ST信隆行:预付款17万元给杭州北斗区块链科技有限公司。

品聚网络:无实质内容。

高达软件:高达软件融合了互联网、物联网、语音识别、区块链、人工智能 AI和微软服务等前沿技术,全力打造互联网+供应链和 B2B 电子商务软件平台。

多美股份:成立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互联网区块链技术研究开发服务。

不再提及区块链:16家

这16家分别是:申朴信息、海泰方圆、中联信通、远方动力、快车科技、鑫创佳业、实邑科技、英伦信息、茂昂智能、科海股份、云宏信息、中标集团、西普数据、国铁科林、支点科技、精讯科技。

其中,鑫创佳业、海泰方圆、西普数据、国铁科林、支点科技5家由于已经从新三板摘牌,故不再披露2018年报。中联信通由于公司正在与会计师事务所沟通相关细节,2018 年度报告审计工作尚未完成,至今未披露年报。

申朴信息:在2017年报中表示,区块链技术的概念备受追捧,但此类尚未有成熟解决方案的新技术,尽管目前概念和技术上被热议,但在实际应用上或许还有更长的路要走。正因为看到区块链处于早期阶段,所以申朴信息采取了观望态度,并未加大技术投入。

远方动力:2016年11月注册成立全资子公司,从事“分布式公司+区块链技术”参与碳交易技术可行性和经济可行性的研究,积极参与和布局分布式光伏碳资产管理。2018年报显示,该公司两年累计亏损14万元。

快车科技:2017年报中提到将区块链技术用于智慧城镇,2018年报不再提及。

实邑科技:2017年报中表示,区块链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也是公司未来定制软件重要的研发和应用方向。2018年报中不再提及。

英伦信息:在2017年报中,英伦信息投入1400余元研发了基于区块链的数字版权保护系统应用。如此少得可怜的研发经费,也是头一遭看到。当时英伦信息表示项目尚处研究阶段,而在2018年报中不再披露该项目进展,不由让人怀疑这个项目是否还在进行。

小结:

复盘上述新三板公司在区块链的布局,可以总结为以下六点:

1)区块链“钱”途路漫漫,但依然有新人入场,大家都在奋力寻找业务场景,区块链全面拥抱商业应用的时代,正在加速到来。

2)广受业内人士诟病的防伪溯源,反而成了区块链落地较为赚钱的方向。比如甲骨文2017年开始将区块链用于防伪溯源,近两年净利润复合增长率超100%。

3)原有业务经营不景气,试图依靠区块链实现换道超车。比如高立开元是一家从事移动终端自动识别设备的设计、生产和销售的公司。公司称受宏观经济及电子商务的冲击,从2016年开始,公司的运营情况就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目前该公司已将区块链技术作为核心发展方向。

4)“看好”区块链,但浅尝辄止的。如快车科技、唐人科技等在2018年财报中迅速淡化对区块链的描述。

5)重金投入,不见效果的。如巨灵信息开发的区块链游戏前后花费670余万元,但并未对业绩带来显著贡献。

6)大佬的影响力能否转化为公司经营能力,尚有待观察,但大佬入场,给行业带来了关注度,大佬也不会轻易言败,区块链落地应用,未来可期,但更需要大家共同努力。

以上要点,一定程度上可以放映出当前我国创业者们在面对区块链这一新技术采取的应对态度。

本文来源: momoshui 文章作者: 佚名
    下一篇

2018年5月,由十年以上信息安全经验的中国互联网老兵发起的区块链安全公司北京链安成立,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